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美国与中国》导读

[日期:2009-06-04] 来源:学术交流网  作者:张晓莉 王立新 [字体: ]

《美国与中国》导读

 

张晓莉 王立新文  发表:学术交流网/美国图书评论/200964日首发

 

 “它是有思想的人案头必备之书”。这是19487月《纽约时报书评》对刚出版的《美国与中国》一书所做的评价。自1948年以来的近50年间,《美国与中国》增订四版,重印多次,发行数十万册, 直至1991,《纽约时报》仍称其为“关于中国历史、文化及文明的最佳导论作品”。[1]

本书著者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 1907-1991)是西方现代中国学之父,世界上最负声望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费正清一生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20世纪30年代曾以研究生身份来中国收集资料和旅行,太平洋战争期间和战后两度在美国驻华使馆担任外交官。费正清1936年在牛津大学获博士学位,1946年起在哈佛大学任教。作为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1977年易名为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的创办人,费正清在西方中国学领域所享有的崇高的学术地位及其巨大影响力无人可比。他曾历任美国亚洲研究协会主席、美国历史协会主席、哈佛大学东亚研究委员会主席等重要学术职务。

费正清毕生从事东亚,特别是中国学的研究与教学,著作等身,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当属《美国与中国》(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费正清在美国驻华使馆工作期间目睹了国民政府的腐败和中国革命的兴起,对战后美国日益偏向于支持国民党的对华政策非常不满,痛感美国人由于不了解中国,特别是不理解中国革命兴起的深刻背景而支持一项错误的对华政策,意识到作为学者所应尽的教育公众的责任,于是,他将手头正在修改准备出版的博士论文放在一边,全身心投入《美国与中国》的写作,试图“让广大关心美国外交政策的人们能了解那些他们所应知道的情况”。[2]该书甫一出版即成为西方有关中国问题的畅销书,并荣获1948年美国政治科学学会颁发的最佳国际关系著作奖。

《美国与中国》到1979年共出版了四版,从1958年第二版开始增加了有关新中国的内容并根据学术界最新的研究成果对一些问题重新做出解释,堪称 “一部不断赶上时代的经典著作”。[3]

本书引篇首先对中国景观进行了一番粗略的勾画,由此进入主题。主体内容分三篇:第一篇是关于旧秩序,试图说明19世纪中叶西方入侵之前传统中国的性质和主要特征;第二篇则是西方入侵后一个世纪的中国革命进程,重点在于介绍中国社会是怎样对西方的冲击做出回应的;第三篇主要介绍了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社会内部的变革与革命,其中相当篇幅涉及到美国历来的对华政策以及中美关系的现状与前景。费正清试图在不到500页的篇幅中勾画中国3000年的历史,其重点在于清代之后,此前长达两千多年中国历史的内容仅约占全书篇幅的四分之一。

在费正清看来,中国旧秩序的核心是“东方式的专制主义”。传统中国是“一个基本上与较近时代的欧美社会不同的东方式社会”,这一社会特征是“绝对的王权、以陆地为基础的经济、广泛使用的表意文字,以及主宰大规模经济活动的牢固的官僚政府,从而未曾确立私人企业的合法存在”。[4]在阐述中国的旧秩序时,费正清着意与近代西方社会进行对比,提出专制主义渗透到政府、法律和宗教等各个方面,等级秩序森严,官僚体制对人形成严密的控制和管理,孔孟之道代替法律规定了人们的日常行为准则。费正清特别强调,与西方法律保护公民自由权不同,法律在中国并不能保护个人政治权利和经济地位,而不过是专制主义的工具。这一虽然并非一成不变但却相当稳定的旧秩序一直延续下去,中国的朝代更替和游牧民族入侵都没有动摇这一传统秩序,相反还加强了这一秩序的格局,直到19世纪遇到一种截然不同的而且更为强大的西方文明。

西方的入侵打破了中国周期性王朝更替的模式,给中国注入了引起“永久性变化”的力量,无可挽回地改变了中国的旧秩序,并在中国引发了深刻的社会革命。费正清将中国的革命分为两大阶段:一是“按传统方式进行反朝廷的叛乱并按传统形式被镇压下去的时期”,包括白莲教起义、太平天国运动和捻军起义;二是“汇合成革命的改良和西化时期”,包括自强运动、维新运动、共和革命、国民革命和共产主义革命。相应地,中国的变革也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周期性的”,另一类是“持久性的”。所谓的周期性变革是指钟摆式的变动,例如从统一到分裂,再回到统一;而“持久性的变革是指由于似乎不可逆转的趋势而改变了中国生活的过程,如妇女解放,由政党而不是由朝代来建立的新政府,越来越多地使用机器的现象,以及新思想的传播”。[5]在对中国革命进行了简单分类之后,费正清提纲挈领式地回顾了近代中国的历次社会革命。在费正清看来,19世纪中期是中国传统与现代的分野。中国近代历史就是在西方思想影响下的社会革命的过程。

费正清在该书中阐述的这一思想被视为中国近代史研究中著名“冲击-回应”模式的萌芽。该模式在70年代之后受到一些学者的质疑和批判。用保罗·科恩的话说,费正清的冲击-反应模式把中国描绘成“消极的”,“停止不前的传统社会”,“有待精力充沛的近代西方赋予生命,把它从永恒的沉睡中唤醒”,实际上“错误地描绘了西方的角色,又错误地理解了中国的现实”,是由种族中心主义导致的歪曲。[6]在科恩倡导的“中国中心”观的影响下,费正清对自己的思想进行的一定的修正,在第四版中承认“我们很可能把自己看得过分重要,夸大了美国影响中国的程度……中国人的生活极愿由自己来满足自己,我们自己完全没有能力改变那种状况。”[7]

费正清书中真正挑战美国人传统中国观的是他对国共之争和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兴起的论述。费正清特别强调中共的本土性质,指出中国共产党的力量并非来自于莫斯科的援助,而来源于对本地农民起义、民族主义以及社会变革诸力量的熟练运用,这些力量不是共产党创造的,但是共产党却最终领导了这一力量。费正清还告诫美国人,由于中国的专制主义传统和政府的严厉镇压,美国寄予厚望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在中国的影响是有限的,“中国古代的传统和西方的榜样在现代中国只能产生个别的自由主义者而不能产生自由主义运动”,自由主义无法制度化,[8]因此美国试图以自由主义方法拯救中华民国注定是要失败的。

费正清在第三篇还着重分析了美国的对华政策。他提出应在中欧关系的框架内理解中美关系,指出美国“自己的动力是总的西方帝国主义扩张行为的一部分”。[9]作者追溯了美国由“非正式英帝国的小伙伴”到“继承英国的地位成为活跃于中国的主要西方国家”的历程,指出了美国对华政策的两面性:一面抨击英帝国的坏处,一面要求分享它的好处;一面反对殖民主义,一面要求最惠国待遇,享受治外法权带来的一切半殖民地成果;口头上大谈道德理想,官方行动上却十分有限。在此基础上,费正清重点分析二战后美国的对华政策,揭示这一政策的内在矛盾性,即“敦促国民党领袖进行改革,以便削弱他们的专制权力而有利于国内和平;同时加强国民党所控制的政权,作为走向东亚政治稳定的一个步骤”。[10]这一自相矛盾的政策无法挽救国民党政权,“问题在于中共能够动员和利用革命的潜力,国民党却办不到”。“国民党的垮台不仅是军事上的,而且是经济、政治和士气上的”,[11]其核心是失去了农民的支持,因此美国的援助是无济于事的。费正清在1946年的一篇文章中谈到“不管我们给蒋介石多少飞机和坦克,我们都无法把共产主义从中国政治舞台上抹掉。如果我们盲目地反对中国革命,那么我们终将发现自己将被群众运动赶出亚洲”。[12]美国对华政策的出路应该是承认中国革命及其结果,发展和维持与共产党中国的关系。

费正清在最后提出中美如何“和平友好地共处”的问题,正如作者在第四版序言中所说,这一点也是他写作本书的主要目的。费正清提出,和平共处的前提是“相互尊重”和“容忍差异”,美国人应该意识到“美国方式并不是唯一的生活方式”,“中国提供了别的出路”,同时美国应了解与中国的差异所在,并容忍这种差异,这样才符合人类的利益。[13]而发现与中国分歧根源的最好方法是了解中国的过去。费正清提出,理解中国有两种路径,“一个强调今天中国同它长期过去历史的连续性,一个强调革命变革和创新的新颖特点。我们需要把两种形象结合起来。……中国的大革命是传统和创新的类似的混合物。”[14]实际上,费正清更加强调“从中国的过去看中国的今日”。从一定意义上说,费正清对美国理解中国的最大贡献不在于提出的具体思想,而在于他所极力倡导了解中国历史对理解中国现实的重要性。他甚至把这一点应用到台湾问题上。他在书中说“一个中国或中国国土不可分割的思想是中国有史以来就存在的”,“这不仅是一种思想而且是一种感情”,“是比单纯西方式的民族主义强烈得多的感情”。他断言“台湾到前途将是同人民共和国的前途交织在一起的”。[15]

除深刻的思想和精湛的内容外,《美国与中国》经典之处还体现在其雅俗共赏这一特色上。费正清成功地将其他学者的研究成果和自己的思考整合到自己的独特的分析架构之中,并用美国公众能够理解的语言表述出来。该书语言凝练,笔调灵动,文风活泼,对历史的描述深入浅出、栩栩如生。正如有学者评论的那样,费正清在“论述毛的中国与帝国的传统之间所具有的延续与断裂的关系”时,兼具“专业史学和通俗史”的双重特点。[16]一方面,《美国与中国》具有学术专著的严谨和思想创新;另一方面,用费正清自己的话说,该书又是一本“众所周知的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普及性读物”。[17]这正是该书的魅力所在:无论是普通的读者还是学者都可以从阅读该书中获益。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鲍大可回忆,正是费正清的著作,其中可能最重要的就是《美国与中国》为其早期学术生涯提供了看待和研究中国的主要方法。[18]《美国与中国》不仅是许多中国问题研究者必读的入门书,而且成为关心外交政策的公众了解中国的最畅销的通俗读物。

《美国与中国》的基本分析框架来自于当时还处于萌芽状态的现代化理论。当时哈佛大学开设区域研究中国项目,吸收一大批社会科学家参与到中国研究中来。费正清从中汲取了政治学、经济学和社会学的概念和理论,并将其运用到对中国资料分析的上,用社会科学的概念来统摄全书,同时又不断地将西方有关中国问题的最新研究成果纳入这一解释框架。《美国与中国》是费正清对中国进行区域研究所取得的最初成果。

对于费正清来说,研究中国始终是一个具有两个阶段的过程。第一阶段是通过从文献记载中发掘事实认识中国,并把所得放入一个整体的框架中,提出恰当的解释。第二阶段是把这些知识转化为广大公众既能接受又能理解的言词。[19]《美国与中国》的写作正是遵循了这样一个过程,也体现了费正清研究中国问题的指导思想,即学者的责任不仅在于增加知识,而且在于教育公众,在于影响政策。[20]费正清在自己毕生的学术研究中始终强调历史与现实的联系,强调学术研究与现实政治的关系,《美国与中国》正是费正清以学术研究影响现实政治的一个尝试。

《美国与中国》被誉为最好的单卷本中国通史,“当时是、可能今天也是市面上最好的一本间明扼要地介绍中国的书”。[21]有关《美国与中国》在西方的影响,《中国商业评论》的评价最为全面,“对于历史学家,它是现代中国的最新历史分析;对于学生,它是关于中国的权威指南;对于外交家和企业家,它成功探索了中美两国间难以捉摸而又最有影响的人类情感脉络”。[22]

《美国与中国》使费正清声名鹊起,奠定了他一生学术成就的基础。正如赖肖尔所说,“在过去30年,谁也没有比费正清用更清楚、更富于洞察力的笔触写过关于中国的书。在使美国人了解中国,了解中国的传统,中国纷扰不宁的近代历史,以及中国神秘莫测的现状等方面,谁的贡献也没有像费正清那样大”。[23]费正清的《美国与中国》不仅是美国现代中国研究的起点,实际上也是美国真正了解中国的起点,它也许没有许多西方学术经典那样博大精深,但是它能在长达半个多世纪中对太平洋两岸学者、政治家和公众均产生巨大而持久的影响力则是其他著作所无法比拟的。就这一点来说,它是实际上西方现代中国研究的一座丰碑,而且是值得后世学者永远敬仰的丰碑。

 

(原载马抗美、刘斌主编:《百部人文名著导读》,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张晓莉,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王立新,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感谢王立新教授惠寄

 

学术交流网(www.annian.net)/美国图书评论/200964日首发

 



[1] 徐国琦:《略论费正清》,《美国研究》,1994年第2期,第77页。

[2] []费正清著:《费正清对华回忆录》,陆惠勤、陈祖怀等译,上海知识出版社1991年版,第396页。

[3]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美国与中国》,世界知识出版社2002年版,第四版序,第8页。

[4]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28页。

[5]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163页。

[6] Paul Cohen, Discovering History in China: American Historical Writing on the Recent Chinese Past,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4, pp.151-153.

[7]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434页。

[8]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314页。

[9]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290页。

[10]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327页。

[11]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328332页。

[12] 费正清:“一九四六年:我们在中国的机会“,陶文钊编选:《费正清文集》,天津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320页。

[13]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459473页。

[14]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444页。

[15]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442443444页。

[16] Paul M. Evans, John K. Fairbank and the American Understanding of Modern China, New York, 1988, p.166.

[17] []保罗·埃文斯:《费正清看中国》,陈同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导言第121页。

[18] []保罗·柯文,默尔·戈德曼主编:《费正清的中国世界:同时代人的回忆》,朱政惠等译,东方出版中心2000年版,第162页。

[19] []保罗·埃文斯:前引书,导言第5页。

[20] []保罗·柯文,默尔·戈德曼主编:前引书,第162页。

[21] []保罗·柯文,默尔·戈德曼主编:前引书,第228页。

[22]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扉页评论。

[23] []费正清著,张理京译:前引书,第四版序,第9页。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http://bbs   (tonesoft ,08月03日 )
  ????????????????????http://bbs.xisanqi.c   (tonesoft ,08月03日 )
  ???????????????????????????http://www.p2   (tonesoft ,07月18日 )
  ?????????????????????http://www.p2peye.c   (tonesoft ,07月18日 )
  ???????????????????http://www.p2peye.com   (tonesoft ,07月18日 )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