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杨玉圣:北大之梦 燕园之缘——写在杨肯考取北大之际

[日期:2011-08-09]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杨玉圣 [字体: ]

杨玉圣:北大之梦 燕园之缘——写在杨肯考取北大之际

杨玉圣(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来源:学术批评网/201188;学术交流网/教育改革论坛/201189日发布




能有机会到北大读书,无论是读本科还是研究生,想来都是天下读书人的梦想;能考入北大、成为北大人,更是无数学子梦寐以求的理想;至于执教燕园,也同样是以学术为志业者的吾等书生可遇而不可求的志业了。


随着儿子杨肯即将成为北大法学院新生,我们一家三口与燕园的缘分,不仅得以延续,而且进一步加深了。


二十六年前,1985年,我自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时,侥幸考取北大历史学系研究生,师从齐文颖教授读美国史,受教于罗荣渠教授、潘润涵教授等学者,在图书馆看书,在未名湖跑步,从而在燕园度过了三年美好时光。1988年研究生毕业后,一直在大学里任教,先是在北京师范大学,然后在中国政法大学,其间还到海内外几所大学访学,但就感情而论,终归还是觉得北大最好,燕园最美。


六年前,妻子胡玉坤自美国克拉克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到北大人口研究所工作,正式成为北大一员。她之能在北大任教,除了能有机会更好地致力于她所从事的性别、环境与发展研究外,对于我们这个三口之家而言,其更有意思的象征意义也许就在于,由此而延续着与燕园割舍不断的情缘。


今年,儿子杨肯通过自己的努力,顺利考入北大,成为名副其实的北大人,不仅圆了他作为一个高考学子的北大之梦,而且也赓续了我们一家的燕园之缘。




杨肯是靠了自己的努力而终于成为北大人的。


90后的不少同辈人一样,杨肯从一开始就是在开放、自由的教育环境中长大的。小时候在北师大实验幼儿园、清华育新实验幼儿园、首都师大育新实验学校,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其间,还两度往美,体验美式幼儿园生活、小学教育,近两载)。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北京市朝阳外国语学校就读。因为家住昌平,故平时住校,也就意味着从十三岁起即开始了准独立的生活。


对于独生子女一代而言,物质的优裕,环境的开放,乃是利弊兼有的独特条件,扬长避短者,固然如虎添翼,如鱼得水;但若失控无度,也有可能适得其反。而且,对于我们这些身为独生子女的父母而言,因为缺乏经验,也往往在教育子女方面左右摇摆,举棋不定。所以,在孩子的教育中,既有成功者,也有不甚如意者。我所深感欣慰的是,杨肯几乎是在我没有操什么心的情况下成长的。


朝外的教育,相当有个性,以育人为先,既严格,又宽松;除了课堂学习,还有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就学习而言,杨肯各科相对均衡,而且对绘画艺术情有独钟。这一业余爱好,从小学到中学,一直坚持下来,在之后压力越来越大的高中学习阶段,起了很好的缓解阀的作用。与我们夫妇都是学文科这一遗传基因以及潜移默化的影响有关,杨肯进入高中后就决意学文科,尤其是对历史、英语、国际关系感兴趣。初中的历史课,学校大都不重视,学生也一般不感兴趣,但杨肯学得有滋有味,凑巧的是,教他的历史课的老师就是我在北师大历史系工作时教过的学生,在历史课上,杨肯常常和老师像说对口相声那样,问问答答,旁若无人,自得其乐。到了高中,杨肯在历史课上独立讲授了北美独立战争、美国内战等专题,据他的同学在毕业留言上讲,和老师讲的比,不仅不差,而且还更有趣。这种对历史的兴趣,也体现在平时的看书上,因为我的藏书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历史类的著作,所以这方面的书,读得也最多,其中曹德谦老先生写的关于美国人物的传记,几乎把书都读烂了。罗荣渠先生的《美国历史通论》,杨肯不仅认真读了,而且还写了篇评论,被也是北大历史学系毕业的徐波登在他主编的《世界知识》这一海峡两案四地历史最悠久的刊物,后又收入为祝贺我的老师齐文颖教授八十华诞而编辑的《美国史探研(续编)》文集。跟这种兴趣有关,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杨肯还一度想把历史学填城第一志愿呢。


可能与不少家长的观念不同,作为家长,我很少在分数上对孩子的考试成绩特别是名次问题上斤斤计较,更未要求孩子非得考第几。我一直认为,孩子小时候(特别是小学、初中阶段),重在身心发育,以玩为主,否则一味追求分数,考试的重担必然让幼稚的心灵过早承受其本不该承受的重负。人的一生只有一次童年和少年,童年就应该天真烂漫,少年就应该无忧无虑,否则,莫名其妙地早熟,都成了小大人,乃至少年老成,从人生的角度说,未必是幸事。关于这一点,杨肯也感到与同龄人相比,他所支配的自由时间可能是算多的,他的童年和少年是在几乎没有考试压力的情况下轻轻松松度过的。但是,读书的种子已然撒播,问题是何时收获。


大概从初中开始,杨肯在课外阅读中就开始读鲁迅、胡适、金庸等前辈以及王小波、贺卫方、陈平原、许章润等名家的作品。进入高中后,又特别关注韩寒的作品,不仅收藏、阅读了韩寒几乎所有的著作,而且还时时关注韩寒的博客,哪怕是在高三最紧张的高考复习阶段,回家后第一件事也是看韩寒的博客。所以,读书虽说不少,但逐渐养成判断力,并未掉书袋,观察的角度,问题的切入,文字的表达,也崭露一些锋芒。


杨肯还有一个优点,即善于和人交往。这一方面和他与人为善、开朗的性格有关,另一方面也与他见的人多有关。从小开始,除了高三阶段,他常常参加我和朋友们的聚会,用少年的眼光,倾听成年人(主要是学者)关心的话题。在同龄人中,相比较而言,杨肯可能是认识当今学者最多的人之一,从年近九旬的来新夏先生、曹德谦先生到八旬上下的江平先生、齐文颖先生、黄安年先生,再到中年一代名家,都有亲密接触的机会,因为见多识广,这是杨肯与同龄人相比不同的成长经历,也是他的一笔人生财富。


作为一班之长,哪怕是在高中最紧张的学习阶段,对于公益,也一向热于承担,任劳任怨,这也是杨肯中学阶段做得很好的一个方面。关于这一点,我这做老爸的即自愧不如,因为我是任劳但不能任怨。现在高中文科班的特点之一是男女比例失调:女生多,男生少。从同学的毕业留言看,大家对于杨肯的班长角色是相当认同的,不仅被称为妇女之友,而且还被认为是永远的班长。在特立独行的90后新生代的同学中,能有此评价,是不容易的。


中学时代,尤其是高中阶段,是最美好的青春记忆之一。只是现在的高考和分数,给不少少男少女的这一美好记忆留下了未必快乐的碎片。杨肯是幸福的,他的幸福就在于他的中学生活不完全是在枯燥无味的分数的牢狱中度过的,除了课堂学习,还有课外读书,还有画画、养花等业余兴趣,更和老师特别是同学打成一片,主持成年礼,忙中偷闲排演话剧,让班集体成为充满快乐的共同回忆,如此等等,丰富多彩。与单纯的考试机器人相比,这种中学生活既充实,又简单,又快乐。


考取北大这一结果,固然重要;但为此而努力的过程——中学生活,同样美好。




杨肯是弃港大而往北大的。


高考前半年,即新年的时候,杨肯参加了北约的自主招生考试,但只报了北大、港大。经过两轮面试,被港大文学院录取,但当初报的是法学院而非文学院,录非所报,故决定放弃而待北大。因为高考成绩优异(总分645分,另因北京市优秀学生干部而有20分加分),故无悬念地被北大法学院录取。当得知杨肯弃港大而往北大的消息后,吴志攀副校长发短信给我,鼓励说:孩子有志气,将来能成大事


与大多数省市不同,北京很损,是高考前填报志愿,这与高考成绩出来后再报志愿相比,平添了几分风险和无形的心理压力,因为就文科考试而言,无论是哪位考生,都很难有把握如实考出其真实水准。不过,在填报第一志愿时,当然是北大;本来是不填第二志愿的,但因为学校统一要求而不得不填,故报了中国政法大学。


到北大读书,大学生活的愿景,固然美好相期、心向往之,但如何不负北大人的盛名而成人成才,还得靠自己努力。


除了必修公共课和专业课善始善终外,我还希望杨肯四年的燕园充实而快乐:


第一,博览群书。与内地任何一所高校相比,北大最吸引读书人之一的就是其首屈一指的馆藏图书。读书作为知识人的生活方式(陈平原教授语),乃是大学四年最重要的功课。课堂学习固然重要,但那主要还是入门之学;入门之后,关键是自主性、研究性学习,其中的关键是充分利用图书馆及其丰富的馆藏图书、报刊和网络资源。读书无禁区,是七十年代末理论家李洪林先生提出的口号,至今依然。读大学,如不读书,大学就白读了;大学生不读书,我常常和自己的学生说,就像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地、歌星不唱歌、演员不演戏、教授不教学一样,是不正常的。就像工人得做工、农民得种地、歌星得唱歌、演员得演戏、教授得教学一样,大学生就得读书,多读书,读好书,此乃天经地义。或许有人说,如今是网络时代了,不需要过去那样的读书了,其实不然。网络再发达,也无非是工具,替代不了思考,更替代不了思想;网络提供的至多是知识和信息,但不能给人以智力和智慧。与网络的快捷相比,读书也许是慢的,但也正是这个过程是让人享受和愉悦的;网络在带给我们便利的同时,也使无数人迷恋上游戏而不能自拔、使越来越多的人提前患上包括眼疾、颈椎病在内的职业病和亚健康状态。在这个意义上,有的学者(如范曾先生)倡言拒绝网络,也许不无道理。我相信,网络哪怕再发达,也取代不了传统的读书。读书乃常态,尤其是对于年轻的大学生而言,更是如此。


第二,多听讲座。与京城任何一所大学相比,北大的高端学术讲座一定是最多的。通过讲座,不仅可近距离一睹名家风采,而且还可以了解优势知识资源、学术创新点和最新学术动向。用脚投票,是北大学生发明的针对讲者(包括教师和演讲人)的杀手锏。也因为如此,北大可供选择的讲座也可能是最多的。听专家讲座,与课堂听老师授课,可谓一内一外,相得益彰,对于增加见识、扩张视阈、启迪思考等学术能力,都是至关重要的。


第三,多听选修课。如果说必修课是的话,那么优秀的选修课就是专业的线。从知识结构的角度说,三者缺一不可。如果仅仅满足于课堂上听课记笔记、考试背笔记,至多还是中学生式的死记硬背、知识灌输。既要有知识面的广度,还应有学术的力度和深度,为此就要多听专业的选修课、专题课,从而改善知识结构、提升学术和理论修养。既,也许是更好的路径选择。


第四,重视方法论学习和素质养成的自我规训。和读中学不一样,读大学,乃读方法、学方法。从老师的角度来说,真正的良师,不是授之以鱼,而是授之以渔,即方法。从学生的角度来说,除了跟从老师学习知识外,关键是如何学会方法。北大与别的大学很大的区别,恰恰是重视方法论课程的讲授。像朱青生教授的《十九札》、李剑鸣教授的《历史学家的修养与技艺》,均是该类著作中的范例。学会了方法,即找到了学术之门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当然,自我规训,也是大学生学术素质教育的重要环节,就此而言,学术规范、学术伦理的养成教育也是年轻学子的必修课程。同时,还要勤于思考,勤于练笔,持之以恒,养成对知识的尊重、对学术的敬畏之心。我希望孩子能够有志于学,并身体力行之。


第五,注重实践。在大学期间,除了苦读万卷书,还应乐行万里路,从而了解社情民意、国情时势。这也就是温总理所提倡的,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北大有其独特的交往优势和社会资源,只要努力,恐怕就唯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不但游走中国,而且还要闯荡世界。无论外面的世界究竟是精彩还是无奈,对于身处全球化的新生代大学生而言,注定是以全球为行走平台的空中飞人。作为北大人,更应有全球的视野和胸怀,亦属题中应有之意。


生活是活的,大学生活更是如此,即将在燕园度过的四年,尤其如此。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机会与燕园结缘。毋宁说,真正能与燕园结缘者,以偌大的中国、万千的学子而言,其实寥寥无几。与燕园结缘,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如何对得起这份缘分、无愧于北大的荣光,才是迈入北大之梦梦想成真以后应当思考、面对的挑战。不过,我相信儿子,他将无愧于北大,因为知子莫如老爸。


二十六年前,22岁的我以研究生新生的身份成为准北大人一分子(因为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唯有本科在北大读的才是北大人,故我只能自谓准北大人);如今,即将迎来19岁生日的儿子将如愿以偿地成为北大人喜讯传遍祖国,儿子比老子厉害!朋友的祝贺短信,正好说到了我的心坎上。


2011
81

于山东青州乡下


补记:

此文系作者以新生家长的身份、响应北大校方的征文启事而作的。其实,儿子之如愿以偿考入北大法学院,我不仅深感欣慰,而且也颇感自豪。因此,这篇征文也算是我作为父亲对儿子的一份真诚的祝福,并企盼儿子在燕园度过美好的大学岁月,既无愧于北大人之称号,也无愧于自己的青春年华。是所望焉。

2011
88日下午

于山西灵丘晋银大酒店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188

http://www.acriticism.com/article.asp?Newsid=12960&type=1004

 

学术交流网(www.annian.net)/教育改革论坛/201189日发布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狭路相逢造句:http://tongxiehui.net/by/14   (6668 ,09月07日 )
  ???ñ????????????????http://bbs.xisa   (tonesoft ,08月03日 )
  关于乐观的英语句子:http://tongxiehui.net   (3950 ,07月09日 )
  http://500px.com/mq0ug2we2/about   (tonesoft ,07月09日 )
  http://www.58pic.com/tupian/129953299.ht   (tonesoft ,07月06日 )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