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想起张守常先生的幽默

[日期:2012-04-17] 来源:鄭強勝的部落格  作者:鄭強勝 [字体: ]

想起张守常先生的幽默

 

鄭強勝文  鄭強勝的部落格/2012411发布;学术交流网/思念学界前辈/2012417转发

2012-04-11 16:52:30

6日,学弟兆盖发来短信,告知其恩师北师大知名教授张守常教授仙逝的消息。一时间内心感到无比悲痛。兆盖是先生的入室弟子,跟随先生7年,师徒之间的感情自然不用说,我虽然未能成为先生的入室弟子,但大学四年还是有一段时间聆听先生的《中国近代史料学》课程,自然收获不浅,先生是我们实实在在的老师。

先生是一个很有幽默感的学者,对中国近代史料的熟悉可不是一般的学者所能比,但在我们的史学界,很多学者对史料的掌握很是不屑一顾,因为掌握史料、熟悉史料是很枯燥的事情,有一段时间在“论从史出”还是“史从论出”上产生了不少分歧,传统史学强调“论从史出”,即历史研究的观点必须建立在大量的史料基础上,只有挖掘出大量史料,通过史料来说明观点,所以看过去学者的论著,往往引述大量的史料,观点在摆明史料时候,自然而出,这或许是乾嘉学派的学风。但是后来由于我们过分强调理论,所以学者们在研究历史的时候,先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然后再从史料中爬梳自己需要的史料,这样的历史研究方法注重的是理论,而对史料不完全重视,史料不过是历史研究的佐料,想加多少就加多少,只要自己有一套理论支撑,就可以说明问题,言之有据了。所以看现在的论著,史料没有多少,却往往是数十万言。

“论从史出”强调的是史料的重要性,既然以史料为基础,穷尽史料是最基本的方法,但对于强调功利的学者来说,爬梳史料劳神费力,谁愿意皓首史料,甘做毕生之功。

张先生是我们在上学期间最敬佩的一位老师,先生不仅说话幽默、风趣,而且对北京掌故、近代史料尤为熟悉,素有“活北京”之称。如果和先生闲聊,可以了解到许多历史掌故和历史教科书上无法知道的东西。记得我们上学期间,先生为我们讲近代史料,其中就曾以故宫为课堂,先生带着我们从天安门讲起,一路往里走,边走边说,在他的言语中,故宫不仅仅是一座皇宫,而是中国几百年历史的见证,一砖一瓦,一柱一椽都变成了活历史。几百年间曾经发生的历史都被先生徐徐道来,我们一个班也不过几十个人,但跟在我们后面的有上百人,甚至当时故宫给外国领导人当讲解员的头牌讲解员,闻听张先生到来,也跟在我们的队伍里聆听先生的教诲。有先生在,故宫还是很给面子的,许多不对游客开放的地方我们都能参观,甚至午餐也是故宫供给,尽管只有一个面包、一瓶汽水,但在当时也算较高礼遇了。其实我们心里很清楚,故宫之所以能给我们这些礼遇,完全是有先生在。因为先生曾给故宫的讲解员上过课,重点当然是故宫的逸闻趣事。

先生知识渊博,那是有目共睹。想一想搞史料的,如果看的书少,又岂能掌握如此多的知识?诚如故宫、国家博物馆的那些文物鉴定家们,正是他们能接触到如此众多的文物,见多识广,也才能成为文物鉴定家。有些时候我们曾和先生聊天,问及先生何以知道那么多?先生很是谦虚,一句话就是多看书,看得多了自然也就知道多了。有一次我们问先生“文革”中是如何度过的,先生乐呵呵的说:打扫卫生。先生说:别人打扫卫生、扫大街受了不少洋罪,我可是大有收获,当时的造反派操家把别人的书籍扔的到处都是,我就趁扫地的机会偷偷捡一些珍贵的书籍藏在怀里,偷偷拿回家。捞回了不少宝贝。每每谈及这些往事,先生总有一丝洋洋自乐,可不是,当“文革”中中国文化遭受空前浩劫的时候,先生冒着挨批的危险,“捡回”那么多书籍,一则表明先生对书籍的垂爱,二则也说明先生对文化浩劫的痛心疾首,他是以自己特有的方式保护着文化。这一点恐怕那个时代的文化人很难做到的。先生说,有一段时间,垃圾堆、厕所都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因为这些地方也正是大量图书被扔弃、被损毁的场所,在这些地方私藏一些珍贵书籍,也是那些造反派们不曾想到的。谁曾想一个被打倒的学者,却在利用自己特有的方式保护着我们的文化。

先生是一个很豁达的人,他的学问和他应受到的待遇不成比例,但这样的学者中国还少吗?有些人一辈子辛辛苦苦做学问,不跟风、不跟潮,学术水平大家都打心眼里敬佩,但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学术名望,而有一些人学术水平不怎么样,但在学界名声很高,应得的荣誉、不应得到的荣誉齐聚一身。但是学问就是这样,真正的学问家不是在当时,而是在后世,当时名声显赫的学者未必能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在当时或许名望不高的学者也许能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关键还是学者的学术成果。

一个不计功名、幽默风趣、学识渊博的学者走了,他所留下的或许若干年后才能被发现,我们所敬仰的不是当时学术红人、学术明星,而是若干年后在青史上还能搜检到的那个名字、那本书、那篇文章。


鄭強勝的部落格 (信馬由韁,在歷史和現實中馳騁)
http://zhengqs.blog.ifeng.com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blog.culture.ifeng.com/article/17264762.html

 

学术交流网(www.annian.net/思念学界前辈/2012417转发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虚堂翻译赏析_作者寇准:http://gs.tongxieh   (7550 ,07月14日 )
  ??????????????????http://www.rzgz.net/It   (tonesoft ,07月11日 )
  http://500px.com/t7fj13d13xbjn/about   (tonesoft ,06月27日 )
  http://500px.com/x7bfnrz139x7j/about   (tonesoft ,06月27日 )
  http://500px.com/yc2oaim6y4k2/about   (tonesoft ,06月16日 )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