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网上悼念红学大家周汝昌(续一)

[日期:2012-06-01] 来源:学术交流网  作者:黄安年辑 [字体: ]

网上悼念红学大家周汝昌(续一)

 

黄安年辑 学术交流网/红学问题评论/201261转发

(按:笔者博客《红学大家周汝昌部分照片辑》黄安年辑 黄安年的博客/201261发布,写道:红学大家周汝昌于昨天凌晨1:59分逝世于家中,享年95(1918-4-142012-5-31)。这里集辑了周先生生前的部分照片14幅,均选自网上,出处不一列出。相关哀悼及思念文章和报道请见学术交流网。

昨天学术交流网发布《我国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今天凌晨在家中去世》,综合消息文 学术交流网/红学问题评论/2012531发布http://www.annian.net/show.aspx?id=27689&cid=20现在发布的是发布是续一。)

 

*****************

网友追忆周汝昌:读到他的宋词评论每每拍案叫绝

2012060109:01新华网

字号:T|T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为芹脂,誓把奇冤雪。不期然,过了这许多时节。交了些高人巨眼,见了些魍魉蛇蝎;会了些高山流水,受了些明枪暗钺。天涯隔知己,海上生明月。凭着俺笔走龙,墨磨铁;绿意凉,红情热。但提起狗续貂,鱼混珠,总目眦烈!白面书生,怎比那绣弓豪杰也自家,壮怀激烈。君不见,欧公词切。他解道: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怎不教人称绝!除非是天柱折,地维阙;赤县颓,黄河竭;风流歇,斯文灭那时节呵,也只待把石头一记,再镌上青埂碣!自咏

  中国当代著名红学家周汝昌于531日凌晨在北京家中逝世,终年95岁。周汝昌女儿周伦玲宣布:按照父亲遗愿,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让他安安静静地走。

  周汝昌于1918414生于天津咸水沽镇,是我国著名红学家。他是继胡适等诸先生之后,新中国研究《红楼梦》的第一人,享誉海内外的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首批终身研究员,是我国著名考据派红学大师、古典诗词研究家、散文家、书法家,也是新文化运动时期仅存的学者之一。

  记者采访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刘心武,他表示,听到周汝昌先生的去世,他也感到很突然,因为前几天,他还在《今晚报》上看到了周汝昌的文章。刘心武说道,周汝昌并不只是在他登上《百家讲坛》解读《红楼梦》时对他帮助很大,从1992年开始,周汝昌对他的红学研究就很有帮助。刘心武称自己是红学的外行,而周汝昌对于他这样的红学外行非常宽容。周汝昌曾经送他四个字:善察能悟,这使他对于《红楼梦》深层内涵的文本细读,给了很大的指引。

  对于周汝昌在红学方面的成就,刘心武认为,周汝昌几乎在红学研究的每个领域都非常有成就,如曹学方面,他的《曹雪芹传》不但在国内,在海外也有极其深远的影响。又如版本学方面,他的《石头记会真》十卷,也影响深远。在红学考据等方面也都非常有成就。他的代表作《红楼梦新证》是红学研究历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对于《红楼梦》的普通读者,他也有很多既有学术性,又有可读性的专著。刘心武谈到他曾到周汝昌家中,周汝昌家里很清贫,别说时髦的东西,就连新家具都没有,但他却乐在其中地研究红学,进行他的创作。

  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长孙玉明表示,周汝昌先生上世纪50年代就出版了《红楼梦新证》,这部集大成的著作对于红学研究者来说就像一座,是绕不过去的。现在研究曹雪芹的家世生平,周汝昌的资料搜集的全面性还是对他们这些后辈们有很大的影响。一个人,一辈子,有这样一部书,就是在一个领域住的表现。

  新闻链接

  网友追思

  昨晚,周汝昌去世的消息一出,不少网友表达了自己的哀思,并回忆了自己学生时代曾经学习《红楼梦》的情节。网友阳舞sundance回忆,首次听说周汝昌是中学时读《宋词鉴赏词典》,每每读到让人拍案叫绝的评论,都会在后面看到周汝昌的名字。网友猪兔子-smile称,周汝昌的逝世让他回想起了高三伏在桌上啃《红楼梦》的感觉。除回想起自己的读书时光外,不少网友也寄托了对周汝昌的哀思,送上红蜡烛,并祝福他在天堂与曹雪芹公论红楼,一路走好。

  胡适曾说他是我红学最好的弟子

  周汝昌是红学领域中继胡适之后最有成就的学者,实际上,周汝昌和胡适之间还有许多交往。周汝昌曾写过一篇《我与胡适先生》的文章,文中称,他与胡适之间的来往始于他的一篇文章,他写道:因于报端见到拙文,立即写信给以响应。以此为始,通信频繁,讨论切磋。而胡适对于周汝昌的评价也非常高,1954年在给吴相湘的信中说道:你在那信里大称赞周汝昌的书,我完全同意。此君乃是我的《红楼梦》考证的一个最后起、而最努力最有成绩的徒弟。同年12月,在致沉怡的信中,他又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周汝昌是我的红学方面的一个最后起、最有成就的徒弟。

  成就

  周汝昌是中国红学研究仅存的大师之一,他一生著述丰富,成果斐然,在红学领域中,最著名的成就即是对曹雪芹家史的研究,代表作《红楼梦新证》影响广泛,是红学研究领域中的最重要的论述之一。在红学之外,周汝昌也涉猎广泛,对诗词、书法等等都有深入的研究和著作,如《范成大诗选》、《杨万里诗选》、《书法艺术问答》(有名《永字八法》)等。

  刘梦溪: 他的红学成就无人能比

  周汝昌一生著述六十多部,其中多数是和红学研究有关。著名古典文化学者、红学家、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刘梦溪说:周先生在《红楼梦》研究领域中的成就,至今无人能比。刘梦溪说:作为一个学者,周先生在红学领域中所作出的成绩数不胜数,许多甚至成为今天红学的基础,所以他可以称为红学第一人。当然,不可能所有的观点都被人们所认可,但是同样的,看一个学者,也并非看他得出了多少定论,更重要的是要看他在这个领域中付出了多少精力。

  作为周汝昌最早,也是最知名的红学著作《红楼梦新证》,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当代红学最重要的基础著作之一。刘梦溪说:周先生在红学方面的成就非常多,《红楼梦新证》最早出版于1953年,当初只有一部,出版后影响非常大。到了197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再次出版。周先生在《红楼梦》考证方面,在曹家家世的考证方面是一流的。

  作为新文化时代的学者,周汝昌已经是仅存的耆老之一,如今,他的去世令人惋惜。刘梦溪说:“20世纪的大师中,周先生是到现在为数不多的还能够和我们在一起的人,如今,他的去世,让人扼腕。周汝昌治学严谨,也让刘梦溪印象深刻,他说:我是研究陈寅恪的。周先生曾经问过我,陈寅恪是否写过一首关于《红楼梦》的诗。陈寅恪确实写过,已经是很早的事情,我后来把这首诗抄给了周先生。从这一点可见,他对于学问的细致和严谨,陈寅恪并非研究红楼的学者,和红学关系不近,但是周先生却能够发现这么一首很少人注意到的诗。

  在古典文学和红学之外,周汝昌在其他领域的涉猎也同样广泛,刘梦溪说:周先生的书法非常好,他写的是瘦金体,但却不是模仿,有他自己的创造和独特的魅力。此外,他的诗词也写得非常棒,还曾经注过两本古诗集。他对于古典诗词的理解非常透彻,那些诗词的意境,今天的人可能已经有了隔膜,但是周先生却能够精确地解读和描述出来,可见功力深厚。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到,周汝昌最开始的专业并非古典文学。刘梦溪说:周先生是学英文出身的,他的英式英文非常好。因为他在红学领域中的成绩,可能一直以来大家都忽视了他在西学方面的功夫。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红学研究学者曾经邀请周先生在威斯康星大学做了一年的访问学者。那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周先生的英文也非常好。记者 周怀宗 刘婷 荀觅(北京晨报)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逝世遗愿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

2012060110:00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他的大名如雷贯耳



  红楼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

  周汝昌,本字禹言,号敏庵,后改字玉言,别署解味道人。曾用笔名念述、苍禹、雪羲、顾研、玉工、石武、玉青、师言、茶客等。1918414生于天津咸水沽镇,是我国著名红学家。他是继胡适等诸先生之后,新中国研究《红楼梦》的第一人,享誉海内外的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是我国著名考据派红学大师,古典诗词研究家,诗人,书法家。有四十多部学术著作问世,其中代表作《红楼梦新证》是红学研究历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也是近代红学研究的奠基之作。

  ■最通俗地认识他

  他的思想贯穿87版《红楼》

  “红学”自五四运动后得到大发展,分裂出以周汝昌为代表的“新红学”以及以冯其庸为代表的“当代红学”两派。

  如果你不熟悉研究红楼梦的派别,那么你总知道87版和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吧?现在本报就对此做个简单的对比——

  他走了 刘心武说

  这是红学研究的一大损失

  曾因揭秘、续写《红楼梦》引发学界内外争议的著名作家刘心武,昨晚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电话专访时,回顾了跟周汝昌先生的“君子之交”。在他眼中,周老是一位“生命不息,写作不止”的大家、杂家。他还透露,在周老精校本80回《红楼梦》由人民出版社推出之后,温家宝总理亲自致信,肯定了周老的红学研究成果。他表示,计划把与周老的书信往来结集出书。

  他一直鼓励我这个“草根”

  刘心武说:“周老双目视力逐年下降,当一只眼睛已经失明,另一只眼睛视力只有0.01时,他仍旧坚持亲自跟我通信,交流学术观点,鼓励我将自己的研究进行到底。他还给我写了不少诗,《刘心武续红楼梦》出版的时候,他还特意写诗祝贺我。

  他很清贫,也很天真

  在刘心武的眼里,周老首先是一个清贫的知识分子,“06年我去他家的时候,家里只有一些旧家具,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甚至都没有很多藏书,很多东西都储存在他的记忆里。可以说,他的学术环境非常艰难。他不像有的红学家,住着大宅院,他完全没有那些。他只是很快乐地沉浸在他的红楼研究中。第二,他是一个很天真的人,不接触社会,不善于经营人际关系,处事就像孩子。

  他太了不起了

  记者问到:您如何看待周汝昌的学术成就?

  刘心武赞叹说:太了不起了。他不仅仅是红学家,他还是中华文化的研究家、中华文化的百科全书,唐诗宋词的研究者,还擅写散文随笔,还写得一手好书法,是书法理论家。

  周汝昌先生的去世对红学界损失非常大,他是近代红学的开拓者,在向读者推广红楼梦方面成绩斐然。

  他走了 儿子说

  父亲这个“大家”其实很穷

  过去近30年中,周汝昌双目失明,双耳几近失聪,加上行动不便,大多数时间都呆在北京城东的一方斗室内。五个子女都有分担查找资料、整理书稿的工作。昨日,扬子晚报记者拨通了其子周建临的电话。周汝昌最新一本著作《红楼新境》,三年间的口述成果,就是由其子周建临整理成书。

  大概在10天前,周汝昌已经感到身体不适。“而就在523,他还跟我们说要写一本关于红楼的书,列了12条题目。”周建临告诉记者,子女们一直陪在他的身旁,帮他按摩,最后他走得很安详。

  当记者问及周老留下的遗产,“他哪有什么遗产!他住得很简陋,说是红学大家,完全是一个穷人。” 对于周先生的身后事,他告诉记者,遵照父亲的遗愿,他去世后,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让他安安静静地走。

  周老考证:红楼中的“南京”

  周汝昌是当代最为系统、清晰地勾勒出红楼梦与江苏、尤其是南京的关系的红学大家。其主要考证有:曹家在江苏生活六十年;江宁织造署、苏州织造署不但担当了清宫高级衣料的置办,同时还成为皇帝在江南的耳目;康熙六下江南,独曹家接驾了四次;红楼梦中的风俗人情包括方言与南京、苏州、扬州关联颇多。 (扬子晚报记者 楠)

http://edu.people.com.cn/GB/1053/18050225.html

*********************** 

钱江晚报:周汝昌研红受胡适影响最喜史湘云

http://book.sina.com.cn 2012年06月01 09:29 钱江晚报

  (记者 王湛 陈宽 实习生 于丹)

  有愧不悔。这代表了我整个的人生态度。这是周汝昌在不省人事前,对女儿周伦玲说的。

  昨天凌晨159分,著名红学家周汝昌于家中去世,终年95岁。周老是新中国研究《红楼梦》的大家,享誉海内外的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

  这位一生痴迷红学的老先生,最后的念想是:我很留恋人间事,我积累一点东西不容易,我想把成果多留点给后人。

  周伦玲表示,按照父亲遗愿,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让他安安静静地走。

  为人精神绝不消极懈怠

  周老留恋的这些,周伦玲替父亲总结了,包括红学、诗词学、书学、回忆录,以及深度访谈。

  今年3月底,周老先生本已答应接受本报《全民阅读周刊》的对话专访,方式是笔答。

  原计划在414老人家95岁生日之际,推出这位红学泰斗的专访。一直等到46,却收到周老通过儿子发来的歉词:

  所提问题之丰富多彩,富有讨论研究的重要意义,也给我继续努力、不断学习思考的更多启发。本当逐一恭敬回答,不巧的是正当春寒多变天气,年老之人调停欠佳,精力难及,心中实甚不安;又恐诸君等待过久不明缘故,更加愧疚,只好先奉此拙札,敬求体谅宽宥。不敬不尽之处容后补过。

  没想到,这竟然成了一场不会有终点的等待。

  李明新是北京曹雪芹协会秘书长,她每年春节都去看望周老先生,他曾对我说:"我的视力只有0.1,右耳戴助听器还很难听见声音,自己不能读书,得找人读,我写的稿子一般人不认得,只有我女儿能认,这是跟命运斗争的写作精神和方式,我的精神绝不消极,绝对没有懈怠。"”

  “2008年,周汝昌先生将近90高龄,来到百家讲坛开讲《红楼梦》,可以看到,他把精力从学术研究,转到了向普通老百姓普及红学的阶段,为我们打开了《红楼梦》的另一扇门,有了"自我研究"的乐趣。”80后《红楼梦》爱好者杨舒昨天在微博上的话,说出了很多红楼迷的心声。

  治学毕生考证真本《红楼梦》

  19539月,已在四川大学外文系任教的周汝昌,出版了第一本个人专著《红楼梦新证》。

  这部洋洋洒洒40万言的红学著作,将《红楼梦》实证研究体系化、专门化,被誉为红学史上一部划时代的著作,周汝昌也由此奠定了在现代红学史上的地位。自此,周汝昌钻研红学整64载,出版涉及红学研究各个层面的专著47部。借玉通灵存翰墨,为芹辛苦见平生。周汝昌先生作此诗来感叹自己毕生所学。

  本已在诗词、书法、戏曲、翻译等领域颇有建树的周汝昌,怎么又步入了研红的道路?

  周汝昌少年时就常听母亲讲《红楼梦》,后来又从母亲手里看到古本《石头记》。然而促其真正步入研红的一个重要因素,当数胡适先生的影响。

  那是1948年夏初,正在撰写《红楼梦新证》的周汝昌,带着对《甲戌本石头记》的疑问,首次叩开位于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一号的胡宅大门,拜访胡适先生。

  胡适居然慷慨地将珍贵的孤本《甲戌本石头记》用三层报纸包好,借给我拿走细看。周汝昌曾这样回忆。

  众所周知,1949年,胡适离开北平时,只携带了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甲戌本石头记》的孤本。

  《甲戌本石头记》,全名为《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一共28回。胡适曾说:我指出这个甲戌本子是世间最古的《红楼梦》写本……此本每回有脂砚斋硃笔眉评、夹评,小字密书,其中有极重要的材料,可以考知曹雪芹的家事和他死的年月日,可以考知《红楼梦》最初稿本的状态……”

  曹雪芹是写完了《红楼梦》的,只是八十回后的文稿因故迷失了。周汝昌根据脂砚斋批语提供的线索,阐述了他对《红楼梦》八十回后内容的研究成果,展现了一个完整的真本《红楼梦》。

  为什么在整个《红楼梦》里面,那么多少女,我觉得湘云可爱也可贵,就是曹雪芹替她说的,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亮,还是个有容为大。在《红楼梦》里,周汝昌最喜欢的是史湘云,最佩服的是刘姥姥,她说我们庄稼人,拿着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我们庄稼人从来就是这样生活,她教训她女婿王狗儿,你别痴心妄想。

  周汝昌就是一个和刘姥姥一样朴实的人,据周汝昌女儿周伦玲表示,将按照父亲遗愿,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让他安安静静地走。

  关于红楼,周汝昌有这些观点

  《红楼梦》是关于曹、李两家的文学创作

  《红楼梦》是以真事隐”(甄士隐)的春秋笔法,借小说中贾府来描写曹氏家族的繁华旧梦。

  这不仅是一部带有作者自传性的小说,更是包含曹雪芹、李煦两家的自传性或合传性的文学创作所谓者,就是今日通常所谓的有素材、有原型的小说写作。

  脂砚斋是曹雪芹的红颜知己

  红学界的普遍观点是,脂砚斋乃曹雪芹的平生挚友或曹氏家族里熟悉曹雪芹的人。也有观点认为,脂砚斋就是曹雪芹本人。但我认为,脂砚斋原是曹雪芹的红颜知己。理由有三:第一、她是书里人物;第二、她是女性;第三、她和曹雪芹的伦理关系亲密无比。脂砚斋就是《红楼梦》中史湘云的原型。

  高鹗删改了《红楼梦》后40

  曹雪芹之所以英年早逝,很多人认为是因为他心爱的儿子死了。但在我看来,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重要原因:因为后四十回《红楼梦》被删改了。

  曹雪芹其实已经写完了一百二十回本的《红楼梦》,但是清朝政府不喜欢,于是主持修订《四库全书》的和珅就采取了删改增减的方法,组织高鹗等一班人改写了后四十回本。

  在莫斯科大学图书馆就藏有一本曹雪芹写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该书由清政府印刷,是当时俄国一位使者从中国带回去的。

  湘云沦为乞丐与宝玉成婚

  曹雪芹的爷爷曹寅的续弦姓李,即《石头记》中的贾母,而湘云的原型就是李家的姑娘。世人都以为,木石姻缘是指宝玉与黛玉的爱情,我认为其实是指宝玉与湘云。

  宝玉并不是绛珠仙子要还泪的神瑛侍者,甚至黛玉根本就不是还泪的绛珠仙子。

  本报记者 陈宽 (来源:钱江晚报)

(编辑:shaoxuan)

http://book.sina.com.cn/news/c/2012-06-01/0929299211.shtml

*******************8

95岁红学泰斗周汝昌逝世 临终嘱咐不开追悼会

2012060103:07新京报[微博]朱桂英我要评论(119)

字号:T|T

转播到腾讯微博

晚年周汝昌仍痴恋红楼,笔耕不辍。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转播到腾讯微博

1953年出版的《红楼梦新证》。

周汝昌 著名红学家、古典文学专家、诗人、书法家。1918414生于天津咸水沽镇,1939年考取燕京大学西语系,1947年涉足于红学研究,成为继胡适诸先生之后,新中国研究《红楼梦》的第一人,享誉海内外的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逝世享年95

所属分类:新闻

新功能放大观看

2012531凌晨159分,红楼痴儒周汝昌辞世,终年95岁。据周汝昌的女儿周伦玲介绍,老人走得很平静,临终嘱咐一切从简,不设灵堂及追悼会。

离世前一周,他向女儿口述了新书的提纲,以为不久便可以开始写作,但生命的火烛骤然而熄,新书的写作成为未竟之事。

缘起

红楼一入六十载

周汝昌生于1918414,长于优渥的诗书之家,诗词吟咏,丝竹书画,无所不涉。但旧学新知混于一处,而无导师循循促学,他曾作诗:大化从来变几端,我生之世态千般,小童何以知途向,瞎马盲人旅亦难

时局维艰,求知不止。1939年周汝昌考入燕京大学西语系,中间因战争辍学几年,至1947年复而入学。大学毕业时,他以英译中国古代文学理论著作《文赋》惊座四方,成为燕京大学中文系研究院的第一名研究生。

1947年,就读于燕京大学外文系的周汝昌,收到其四兄信函,言及他看到胡适之新近的一篇谈红楼梦的文章,提到敦诚、敦敏系曹雪芹生前挚友,嘱咐周汝昌帮忙查证。周汝昌遍查燕京大学图书馆,果然在敦敏诗集中发现了一首《咏芹诗》。

兴奋之余,周汝昌将这一发现撰写成文,题名《曹雪芹卒年之新推定》,于194712月在天津《民国日报》副刊发表。胡适看到此文,后极为赞赏,把自己珍藏的《红楼梦》研究史料,托人送给了他。

自此,周汝昌正式踏足红学研究。他在曹雪芹身世研究上接续发力,开始投入到《红楼梦新证》的写作中,历时5年,完成了《红楼梦新证》,以丰富详备的内容及开创性,将《红楼梦》实证研究体系化、专门化。此书于1953年出版,三个月内再版三次,一时洛阳纸贵。

《红楼梦新证》被誉为红学方面一部划时代的最重要的著作,它所考证的事实与提出的问题,引起了国内外红学的重新兴旺,可以说是后世红学研究的基础。之后因各种政治风波,历经艰难,至文革结束,才得以回到自己念念所系的红楼研究中,晚年致力于红楼梦真本伪续的考证上。

晚年

贡献在于大视野

晚年,尽管双目失明多年,红楼痴意难减,周汝昌平日里由儿女们照顾饮食起居,每天上午听儿女读书报后,便开始以口述的方式延续自己的红学研究。流年暗逝,老人家却从不在家人面前表达自己对时光的焦虑,痴迷红楼大美之境,躬耕不止且乐在其中,一卷红楼触百思,最不愿儿女以年事高来劝他多休息。

今年他过了自己94周岁的生日,作为儿女,在父亲耄耋之年仍能伴其左右,看到他一如既往地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已是幸事,如此高龄辞世,应该说是喜丧。但想到真是生死两隔,仍然觉得无限悲伤……”周汝昌的女儿周伦玲笑着说完前半句,终泣不成声。

周伦玲说,周汝昌视红楼如生命,平时与人交谈,吟出红楼诗句,虽捻熟于心久矣,却仍会如孩子般,情不自禁鼓掌赞好,情真意切,令人动容。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他卧病在床,只要女儿为他读些与《红楼梦》相关的东西,就会看到他褪去倦容,兴意盎然。

周汝昌毕生研习红楼,但一直保持着谦虚的姿态,始终认为自己在博大精深的《红楼梦》面前,才疏学浅故捉襟见肘。他也批评当下的红楼研究都是形骸而无灵魂。

今年年初,周汝昌出版了他的新著《红楼新境》,为口述之作。新书面世之后,赞词盈然,孔夫子网在四月份特意安排了他与网友在线交流,无论对方是怀着敬意而请教,还是以质疑批评的立场质问,周汝昌一律回以敬称:您。

当时有人请他评价自己对红楼的贡献,周汝昌说:我既不能王婆卖瓜,又不能假谦虚,所以几句实话直说吧,我最重要的一点贡献就在于我研究《红楼梦》是用大视野的眼光和心态对待进行的。大视野相对于小盆景而言,《红楼梦》不是一个好玩的小玩意儿,它是我们民族文化精华,因为它包含总结了我们民族的文史哲和真善美,是一个前无二列的最美的大整体。我还是没有高的水平和能力把这个问题讲得更好,但我的努力方向却是如此。

周汝昌不仅在红学方面造诣颇深,而且在中国古典文学尤其是宋诗词研究上德高望重,曾主持编订《宋诗鉴赏辞典》、《杨万里诗选》等。他亦工诗,多述生平感慨,作文时常有诗歌附于文末。

今年5月份,在雅琴诗社的聚会上,他当场吟诵诗歌,不知老之将至。如果说,贵族气质的最大特征是从容优雅,那么,把周先生称作是贵族,绝不为过。

生平著述

周汝昌一共有六十多部学术著作问世,包括《红楼梦新证》、《曹雪芹》、《曹雪芹小传》、《恭王府考》、《献芹集》、《石头记鉴真》、《曹雪芹新传》、《范成大诗选》、《白居易诗选》、《杨万里选集》、《书法艺术问答》、《永字八法》等。

其中,1953年出版的《红楼梦新证》为其首部也是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著作,其丰富详备的内容以及开创意义在红学史上具有广泛持久的影响,被评为红学方面一部划时代的最重要的著作;另一部代表作《石头记会真》是其历经五十余载潜心努力、对11种《红楼梦》古钞本的汇校勘本,堪称当今红学版本研究之最。

周汝昌诗文

百读红楼百动心,哪知春夜尚寒侵。每从细笔惊新悟,重向高山愧旧琴。只有英雄能大勇,恨无才子效微忱。寻常言语终何济,不把真书换万金。

一介书生总性呆,也缘奇事见微怀。岂同春梦随云散,彩线金针绣得来。

聪明灵秀切吾师,一卷《红楼》触百思。此是中华真命脉,神明文哲史兼诗。

胡适等学者曾说《红楼梦》不足以与世界一流文学著作并列。我一直怀疑他们所说的世界一流文学著作到底是指什么。《红楼梦》到底哪些方面不及它们?他们用这么一句话就把我们自己的《红楼梦》给贬低了,我不服气。直到现在我还是坚持认为《红楼梦》是世界第一流的文学作品。

——周汝昌

采写/新京报记者 朱桂英

http://news.qq.com/a/20120601/000082.htm

 

学术交流网(www.annian.net)/红学问题评论/201261发布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伤感有哲理经典语句:http://tongxiehui.net   (1079 ,09月08日 )
  游庐山五老峰翻译赏析_作者吴均:http://gs.   (283 ,07月14日 )
  http://www.58pic.com/tupian/129954412.ht   (tonesoft ,07月06日 )
  http://www.58pic.com/tupian/129971219.ht   (tonesoft ,07月04日 )
  http://www.58pic.com/tupian/129948734.ht   (tonesoft ,07月03日 )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