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项羽起兵之地

[日期:2014-06-01] 来源:黄安年的博客  作者:李广柏 [字体: ]
项羽起兵之地 受权发布李广柏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4年6月1日首发;学术交流网/网友文章专缉/2014年6月1日发布 下面受权首发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广柏先生文《项羽起兵之地》。 秦二世元年九月,项羽随叔父项梁起兵反秦。《史记 . 项羽本纪》对于他们的起兵有生动具体的描叙: 项梁杀人,与籍避仇于吴中。吴中贤士大夫皆出项梁下。每吴中有大繇役 及丧,项梁常为主办,阴以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以是知其能。……籍长八 尺余,力能扛鼎,才气过人,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矣。 秦二世元年七月,陈涉等起大泽中。其九月,会稽守通谓梁曰:“江西皆 反,此亦天亡秦之时也。吾闻先即制人,后则为人所制。吾欲发兵,使公及桓 楚将。”是时桓楚亡在泽中。梁曰:“桓楚亡,人莫知其处,独籍知之耳。”梁 乃出,诫籍持剑居外待。梁复入,与守坐,曰:“请召籍,使受命召桓楚。”守 曰:“诺。”梁召籍入。须臾,梁眴籍曰:“可行矣!”于是籍遂拔剑斩守头。项 梁持守头,佩其印绶。门下大惊,扰乱,籍所击杀数十百人。一府中皆慴伏, 莫敢起。梁乃召故所知豪吏,谕以所为起大事,遂举吴中兵。使人收下县,得 精兵八千人。梁部署吴中豪杰为校尉、候、司马。……于是梁为会稽守,籍为 裨将,徇下县。(1) 此有关项梁、项羽起兵的文字,虽不算深奥,但近世学界的解读却大有可商榷之处。笔者不揣浅拙,试为辨析,恳请读书的朋友们赐教。 “吴中”误读为地名 项梁、项羽“避仇于吴中”,“吴中贤士大夫皆出项梁下”,“吴中子弟皆已惮籍”,“遂举吴中兵”,等等。此“吴中”是什么地方? 中华书局旧《辞海》的解释是: 《史记 .项羽纪》:“项梁与籍避仇吴中,杀会稽守。”按秦时会稽郡有今 江苏东部及浙江西部之地,治吴,因称吴中。(2) 商务印书馆的《辞源》修订本又是一说: 今江苏吴县,春秋时为吴国都,古亦称吴中。《史记 .项羽纪》:“项梁 杀人,与籍避仇于吴中。”籍,项羽也。(3) 中华书局标点本《史记》、《汉书》的“项羽纪传”,在“吴中”旁打着标号,表示“吴中”是一个地名。(4)王伯祥先生的《史记选》也在“吴中”旁打着表示地名的标号,并注曰:“吴中即今江苏省吴县。”由来新夏先生主编的《史记选》(高校用书《中国史学名著选》之一)注曰:“吴县古称吴中,今苏州。”(5) 以上都是在学界有重要影响的著作。除旧《辞海》把“吴中”解释为会稽郡的另一名称之外,其他都把“吴中”解释为吴县的古称或别称。 最近,我读到孟祥才先生新著《秦汉史》(人民出版社出版),觉得孟先生对“吴中”的理解相当模糊,关于项梁、项羽起兵之地的叙述也显得有些含混。其《秦汉史》第一章第六节写道: 后来项梁因为杀了人,就与项羽一起逃到吴郡(今江苏苏州),广泛 结交吴中的士大夫和豪杰志士。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七月,陈胜、吴广发动了大泽乡起义。 九月,项梁设计,指挥项羽杀了会稽郡守,召集会稽8000子弟,响应陈 胜,举起了反秦义旗,迅速攻占了吴中各县。(6) 孟先生把项梁、项羽“避仇于吴中”,译为“逃到吴郡”,又说项梁、项羽“攻占了吴中各县”。依孟先生的意思,“吴中”称为“吴郡”,包括若干个县。然而,既称吴郡,怎么又在此地“杀了会稽郡守”,便“迅速攻占了吴中各县”?这令读者摸不着头脑。事实上,秦朝的郡县建置中并没有吴郡。项梁、项羽流落到吴中时,那里没有称为“吴郡”的地区。这个问题下面我还要详谈,这里只是指出,孟先生叙述项梁、项羽起兵,不应该出现“吴郡”字样。 秦代的会稽郡与吴县 我们先来讨论秦代的会稽郡与吴县。秦代实行郡县制,古代史书没有留下著录秦代郡县的《地理志》,但从《史记》以及包括地下文物、地上遗存在内的各种史料中,还是可以探索到秦代郡县建置的概况。这种探索如能持续进行下去,也一定会逐渐接近历史的真相。 《史记 .秦始皇本纪》记载,秦王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秦将王翦平定楚国的江南地方,降服馀散的越人君长,“置会稽郡”。(7)郡名由境内的会稽山而来。《秦始皇本纪》另一处提到会稽郡的,是记述秦二世元年,“沛公起沛,项梁举兵会稽郡”。(8)《史记 .黥布列传》记黥布“闻项梁定江东会稽”。(9)这几处记载,反映出秦代会稽郡的存在。 《项羽本纪》写秦二世元年九月,“会稽守通”将流落到吴中并在社会上获得声威的项梁,请到郡府(官署)商议起兵,项梁设计把项羽引入郡府,“斩守头”,“遂举吴中兵”,项梁自任“会稽守”。“守”是秦代郡的最高长官,有“守”必有郡,“会稽守”就是“会稽郡守”。“通”,殷通,《史记集解》引《楚汉春秋》说,被杀的会稽郡守姓殷名通。此有关项梁、项羽起兵的文字,表明秦代有会稽郡,并表明会稽郡治(郡府所在)在吴县。 汉因秦制,秦代建置的郡县多数保留到汉代。《汉书 .地理志》“会稽郡”下注曰:“秦置。”这也证明,秦代的郡县建置有会稽郡。 《三国志 .吴书 .虞陆张骆陆吾朱传》裴注引《会稽典录》曰:“秦始皇二十五年,以吴、越地为会稽郡,治吴”。(10)这又再次说明秦代置会稽郡,郡治在吴县。根据《会稽典录》说的“以吴、越地为会稽郡”以及西汉会稽郡的属县来推测,秦代会稽郡的辖境大致在今江苏省长江以南、安徽歙县以东、浙江省金华以北的地区。 秦代的吴县,其地为古代吴国的都城地区。古代的吴国,相传是太伯(亦作泰伯)之后,春秋时期曾称雄一方。吴王夫差二十三年(公元前473年),越王句践攻灭吴国。楚威王六年(公元前334年),楚国灭越,楚军抵达浙江(水名),故吴之地尽归属楚国。楚国被秦灭亡之后,秦置会稽郡及吴县。 《史记》的《吴太伯世家》、《越王句践世家》、《伍子胥列传》等篇所言“吴”,指的是吴国。《秦始皇本纪》、《项羽本纪》里的“吴”,指的是秦代的吴县。如《秦始皇本纪》记: 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皇出游。……上会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 刻颂秦德。……还过吴,从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琅邪。(11) 始皇游览了浙江(水名)和会稽山,然后往回走,所以用“还”。“吴”和“江乘”都是秦朝的县。“过吴”,经过吴县。《项羽本纪》记汉王元年(公元前206年),项羽“以故吴令郑昌为韩王”。《史记 .高祖本纪》亦记项羽以“故吴令郑昌为韩王”。(12)“令”是秦代县的最高长官,有“令”必有县,“吴令”当然是吴县之令,“故吴令”,就是秦代吴县县令。郑昌是秦代吴县县令,这从《史记 .韩信卢绾列传》的记载可以得到更有力的证明。《史记 .韩信卢绾列传》写道:项羽“乃令故项籍游吴时吴令郑昌为韩王,以拒汉”。(13)“项籍游吴时吴令”,就是秦末项羽随叔父项梁“避仇于吴中”时的吴县县令。项羽起兵时,会稽郡守殷通被杀头,吴县县令郑昌跟着项羽“干革命”,被封为韩王(不久被汉军击溃,降汉)。 以上通过有关史料的梳理,充分证明秦代的郡县建置有会稽郡及所属的吴县,会稽郡治在吴县县城(今江苏苏州)。 我国古代习惯,郡府所在县,即为一郡之首县。吴县就是会稽郡的首县。项梁、项羽起事,杀了会稽郡守以后,“遂举吴中兵。使人收下县,得精兵八千人”。项梁自任会稽守,然后“徇下县”。因为吴县是会稽郡的首县,所以会稽郡内吴县以下的县,称为下县。“下县”是对首县而言。《汉书.陈胜项籍传》颜师古关于“下县”注:“非郡所都,故谓之下也。”(14)这说得很清楚。王伯祥先生《史记选》注:“下县,郡下的属县。”北京大学中国文学史教研室《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注:“指属于会稽郡所统辖的各县”。(15)来新夏先生主编《史记选》注曰:“下县,吴中四面各县。”(16)孟祥才先生新著把“徇下县”译为“攻占了吴中各县”。几位先生和北大文学史教研室的注都不准确。王先生和北大文学史教研室,解为“郡下的属县”云云,把吴县也包括在“下县”之内了。来新夏先生和孟祥才先生的注译,都没有把“下”字解出来,将“吴中”用作县名或作为包括若干县的地名也都不妥。 “吴”为地名,“中”是方位词。 《史记》的《秦始皇本纪》、《项羽本纪》,称秦代的吴县为“吴”。《高祖本纪》中“项氏起吴”的“吴”,“故吴令郑昌”之“吴”,都是指秦代的吴县。此外,《外戚世家》记薄太后(汉文帝之生母)的父亲为“吴人”,“死山阴”。此“吴”和“山阴”均为秦代的县,即吴县、山阴县。 称吴县为“吴”,这是《史记》行文的习惯,正像称沛县为“沛”,称蕲县为“蕲”,称陈县为“陈”,称宛县为“宛”。《项羽本纪》出现的“吴中”字样,不见于《史记》其它各篇。这个“吴中”,究竟是一个地名,还是只有“吴”是地名,“中”不过是表示方位的词。我们应当慎重考虑。 《辞海》、《辞源》、《史记选》诸书把“吴中”解释为一个地名,既没有古代地理典籍的记载作依据,又没有从《史记》其它地方找出这样解读的例证;注释者只是就《项羽本纪》里“吴中”字样本身作出推测。这是靠不住的。 “中”作为方位词,《史记》是常用的。 《陈涉世家》写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以后,“收而攻蕲”,“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馀,卒数万人。攻陈,……乃入据陈”。“陈”为陈县,也是秦代淮阳郡治。陈胜在这里称王,国号“张楚”。对于陈胜起义军的这个根据地,《陈涉世家》始终称为“陈”。而《史记 .张耳陈馀列传》写到陈胜起义军的时候,出现“陈中”字样: 陈涉起蕲,至入陈,兵数万。……陈中豪杰父老乃说陈涉曰:“将军身被 坚执锐,率士卒以诛暴秦,复立楚社稷,存亡继绝,功德宜为王。……”(17) 从上下文看,这个“陈中”,意思是“陈县里”;不能把“陈中”解释为陈县的古称或别称。班固《汉书 .张耳陈馀列传》借用《史记》的文字,但作了改动,“陈中”径改为“陈”: 陈涉起蕲至陈,……陈豪杰说涉曰:“将军被坚执锐,帅士卒以诛暴秦, 复立楚社稷,功德宜为王。”(18) 《汉书》把“陈中豪杰”改为“陈豪杰”,正表明“陈中”的“陈”是地名,“中”是方位词。 “陈”和“吴”都是秦代的县名,又都是郡治所在。“陈中”不能解释为陈县的古称或别称,“吴中”同样不能解释为吴县的古称或别称。令人诧异的是,中华书局标点本《史记》,在“陈中”旁也打上了标号,表示是一个地名。 再者,《史记 . 高祖本纪》及其他有关人物传记,常称沛县为“沛”;而《史记 . 高祖本纪》又多次出现“沛中”字样: 单父人吕公善沛令,避仇从之客,因家沛焉。沛中豪杰吏闻令有重客皆 往贺。 高祖即自疑,亡匿,隐于芒、砀山泽岩石之间。……吕后曰:“季所居上 常有云气,故从往常得季。”高祖心喜。沛中子弟或闻之,多欲附者矣。 高祖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发沛中儿得 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诗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 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儿皆和习之。……十馀日,高祖欲 去,沛父兄固请留高祖。高祖曰:“吾人众多,父兄不能给。”乃去。沛中空 县皆之邑西献。(19) 以上四个“沛中”,《汉书 . 高帝纪》均保留着。从上下文看,四个“沛中”,意思都是“沛县里”;不能把“沛中”解释为沛县的古称或别称。“沛”和“吴”都是秦代的县名,“沛中”后面带的“豪杰”、“子弟”、“儿”同“吴中”后面带的“豪杰”、“子弟”、“贤士大夫”,也差不多。既然“沛中”不能解释为沛县的古称或别称,“吴中”同样不能解释为吴县的古称或别称。 有趣的是,中华书局标点本《史记》在“沛中豪杰”和“发沛中儿”两个“沛中”旁标上地名号;而“沛中子弟”和“沛中空县”两个“沛中”旁,只在“沛”字旁标上地名号,“中”字旁不标号(表示“中”是方位词)。中华书局标点本《汉书》,四个“沛中”,均只在“沛”字旁标地名号,“中”字旁不标号。 地名后带上“中”字的,《史记》里面还有“鲁中”(《儒林列传》)、“齐中”(孝文本纪)、“越中”(《郦生陆贾列传》)、“胡中”(《韩信卢绾列传》)以及“钜野中”、“邯郸中”、“长安中”、“上林中”等。这些个“中”字,读者一般都视为方位词。 “吴中”、“陈中”、“沛中”,因为是一个字的地名带上“中”字,给人的感觉有点异样,“中”字是不是方位词就令有些先生踌躇了。值得注意的是,中华书局标点本《资治通鉴》的“陈中”、“沛中”、“吴中”,一律只在“吴”、“陈”、“沛”旁标上地名号,“中”字旁没有标号。(20)这表示《资治通鉴》的标点者认为,“陈中”、“沛中”、“吴中”的“中”是方位词。《资治通鉴》的标点者,作了正确的解读。 “吴”为地名,是肯定无疑的。“吴中”作为吴县的古称或别称,则没有根据或可供凭鉴的例证。按司马迁行文习惯来看,他笔下的“吴中”,“吴”为地名,“中”是方位词。 项羽起兵于吴 因为司马迁不把“吴中”作地名用,所以《史记》对项梁、项羽起兵之地的表述是: 项氏起吴。 沛公起沛,项梁举兵会稽郡。(21) 司马迁将项梁、项羽的起兵之地,界定为“吴”或“会稽郡”。两说并存而不悖。因为就大的地域说,吴县属于会稽郡的地方,而且项氏的八千子弟也是在会稽郡境内收罗起来的。 《资治通鉴》卷七叙述刘邦和项梁、项羽起兵的一大段文字开头是: (秦二世元年)九月,沛人刘邦起兵于沛,下相人项梁起兵于吴。(22) 司马光关于刘邦起兵之地和项梁、项羽起兵之地的叙述,符合《史记》原意。胡三省对“起兵于吴”的注是:“吴县,会稽郡治所,故吴都也。”这也很准确。 近世学者对项梁、项羽起兵之地的叙述反而有不明确或不准确的。前面我提到孟祥才先生的新著《秦汉史》。又如白寿彝先生主编的《中国通史纲要》写道: 项羽,名籍,原是楚国的贵族。他的叔父项梁是楚将项燕的儿子。叔侄两 人,在会稽(今江苏省苏州市)起义,率八千人渡江北上。(23) 白寿彝先生说项梁、项羽“在会稽起义”。这个“会稽”,应该是指会稽郡,后面注上“今江苏省苏州市”就令人费解了。“会稽”在秦代,一是指位于山阴县(今浙江绍兴)东南的会稽山,再就是指会稽郡。秦代会稽郡的辖境大致在今江苏省长江以南、安徽歙县以东、浙江省金华以北的地区。注上“今江苏省苏州市”,就违背了历史事实。秦代会稽郡治是在吴县县城(今江苏省苏州),当时会稽郡治所在地并无“会稽”这个名称,苏州历史上也没有“会稽”这个名称。 秦朝没有“吴郡” 前面已经用许多史料证明,秦代在过去吴国国都地区设置吴县,隶属会稽郡,而且是会稽郡治所在。孟祥才先生说项梁、项羽“逃到吴郡”,并在“吴郡”后用括号注云:“今江苏苏州”。笔者认为,秦朝没有“吴郡”,今江苏苏州一带在秦朝时不称为“吴郡”。我前面引用的有关秦代地理的史料中,找不到“吴郡”的蛛丝马迹。《项羽本纪》记会稽郡治在吴县,足证秦朝没有“吴郡”的建置。下面我再对相关历史文献资料进一步作些分析。 秦朝统一之初,“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后来随着疆域的扩大,又增设郡县,全国的郡达到四十多个。由于《史记》没有列出秦代所置郡的名称,后世学者对于秦代所置之郡数及各郡的名称,迄今尚无统一的意见。但是现存史料和历代学者的研究论著,都反映出秦代地方行政建置有会稽郡而没有“吴郡”。 《汉书.地理志》的著录,有二十七个郡注为“秦置”,再有称“故秦某某郡”者八个(“故秦三川郡”、“故秦泗水郡”、“秦九原郡”、“故秦桂林郡”、“故秦象郡”、“故秦邯郸郡”、“故秦砀郡”、“故秦薛郡”),又于“长沙国”下注曰“秦郡”(意为秦有长沙郡)。三者合起来,得知秦代的三十六个郡名。这三十六个秦代郡名中没有“吴郡”,有“会稽郡”。 裴駰《史记集解》在《秦始皇本纪》的“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的注解中,具体列出三十六郡的郡名。其中有“会稽郡”,没有“吴郡”。(24)《晋书 . 地理志》所列秦始皇“分天下为三十六郡”的郡名与裴駰的注完全相同,另外又补出随着疆域扩大而增设的闽中郡、南海郡、桂林郡、象郡。(25)其中当然没有“吴郡”。 此后宋元明清的学者以及近世王国维、谭其骧诸先生,他们有关秦郡的论著都没有证明秦代郡县建置中有“吴郡”。近年秦封泥和秦简的研究,在秦郡问题上有新的发现,但没有发现秦代有“吴郡”的建置。 《三国志 .吴书 .虞陆张骆陆吾朱传》裴注引《会稽典录》中朱育语:“永建四年,刘府君上书,浙江之北,以为吴郡,会稽还治山阴。”(26)“永建”是东汉顺帝的年号。《后汉书 .郡国志》“吴郡”下注云:“顺帝分会稽置。”“会稽郡”下注:“秦置。本治吴,立郡吴,乃移山阴。”(27)依据《会稽典录》朱育语和《后汉书 .郡国志》,东汉顺帝永建四年(西历129年),将会稽郡北部划割出来,置吴郡,会稽郡治移至山阴。一般认为,这是历史上有吴郡建置之始。 但是,从研究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活动中,可以发现,楚汉相争时期和汉初,曾经有过“吴郡”的建置,后来西汉王朝又将“吴郡”的建置撤销了。 秦、楚、汉兵争之时,秦朝郡县行政体制被打破,称王图霸者自然会根据需要设置某些新郡。如汉王二年(公元前205年)“置陇西、北地、上郡、渭南、河上、中地郡,关外置河南郡”。其中渭南、河上、中地,是刘邦新置的郡;河南郡原为秦三川郡,刘邦改名为河南郡。(28)又如刘邦称帝的第二年(公元前201年),“以胶东、胶西、临淄、济北、博阳、城阳郡七十三县立子肥为齐王”。(29)胡三省注云:“据此,则博阳于秦、楚、汉兵争之时亦尝置郡矣。”(30)博阳是不是秦郡,学者中还有不同意见,这里不作讨论。重要的是,胡三省注意到秦、楚、汉兵争时有新郡的设置,这对后世学人有所启发。 项梁在吴县起兵以后,自任会稽郡守,随即渡江西征。项梁、项羽再没有回到江东,但江东仍是项氏的势力范围。项羽封诸将为侯王时,没有派人到江东为王,江东应该是他西楚霸王“王九郡”的地盘。项氏于何时变革会稽郡,不得而知,但可以相信项氏曾从会稽郡划出一部分设置“吴郡”,郡治在吴县。这从以下史料中能得到证明。 《史记 .樊郦滕灌列传》(樊哙、郦商、滕公、灌婴合传)记汉王五年(公元前202年)灌婴追杀项羽以后,“下东城、历阳,渡江,破吴郡长吴下,得吴守,遂定吴、豫章、会稽郡”。(31)大意是,灌婴攻克东城、历阳,渡过长江,在吴县县城(亦郡城)之下打败吴郡长的军队,俘获吴郡郡守,于是平定了吴郡、豫章郡、会稽郡。这里出现“吴郡”,而且吴郡与豫章郡、会稽郡并列,表明吴郡不是会稽郡的别称,而是会稽郡外的又一郡。同时,豫章郡也不是秦郡,《汉书.地理志》说豫章郡为“高帝置”,从《史记 .樊郦滕灌列传》的这段记载(《汉书 . 樊郦滕灌傅靳周传》相对应的文字与此全同)来看,在刘邦的势力到达之前,已经有了豫章郡。另外,这段记载说灌婴在“吴下”破吴郡长,得吴守,表明吴县是郡长和郡守的驻地,即郡治所在。据现有的文献资料来看,秦代没有“郡长”一职,但楚怀王(心)曾“以沛公为砀郡长,封为武安侯,将砀郡兵”;灌婴在垓下会战前,曾击楚将公杲于鲁北,又“转南,破薛郡长”。(32)表明楚阵营有“郡长”一职。 刘邦称帝的第二年(公元前201年),“韩王信等奏请以故东阳郡、鄣郡、吴郡五十三县立刘贾为荆王”。(33)此“吴郡”应该就是前一年灌婴渡江平定的“吴郡”。又五年,荆王刘贾为黥布叛军所杀,无后,刘邦“患吴、会稽轻悍”,乃立刘濞为吴王,“王三郡五十三城”。(34)这里再次将吴郡、会稽郡并提,表明此时有吴郡,而且是会稽郡外的又一郡。刘濞做吴王以后,是否还有吴郡,《史记》、《汉书》没有明确记载。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吴王刘濞联络楚、赵、胶东、胶西、济南、菑川等封国发动叛乱,很快被击溃。作为西汉封国的吴不复存在。此后,西汉也没有吴郡了。《汉书 .地理志》有会稽郡,没有吴郡,而且会稽郡治在吴县,沿长江南侧的毗陵、曲阿、丹徒、无锡、娄县,也均为会稽郡的属县。(35)西汉再不可能有吴郡。直到东汉顺帝永建四年,将会稽郡北部划割出来置吴郡,历史上才又有吴郡。 2013年10月18日写成 ------------------------------------------------------- (1)司马迁:《史记》卷七,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96—297页。按:“会稽守”,会稽郡守。据《史记集解》引《楚汉春秋》说,此会稽郡守姓殷名通。 (2)舒新城等:《辞海》,上海:中华书局1948年版,第259页。按:“吴中”旁有表示地名的标号。 (3)《辞源》修订本,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488页。按:此修订本为横排,“吴中”下有表示地名的标号。 (4)司马迁:《史记》卷七,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96—297页。班固:《汉书》卷三十一,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1796—1797页。 (5)王伯祥:《史记选》,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1、2、21页。来新夏主编:《史记选》,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 58页。 (6)孟祥才:《中国历史 . 秦汉史》,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86—187页。括号里文字为孟先生原注。 (7)司马迁:《史记》卷六,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34页。 (8)司马迁:《史记》卷六,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69页。 (9)司马迁:《史记》卷九十一,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598页。 (10)陈寿:《三国志》卷五十七,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1326页。 (11)司马迁:《史记》卷六,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60、263页。 (12)司马迁:《史记》卷七、八,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321、368页。 (13)司马迁:《史记》卷九十三,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632页。 (14)班固:《汉书》卷三十一,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1797页。 (15)王伯祥:《史记选》,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24页。北京大学中国文学史教研室选注:《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97页。 (16)来新夏主编:《史记选》,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 59页。 (17)司马迁:《史记》卷八十九,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572—2573页。 (18)班固:《汉书》卷三十二,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1830页。 (19) 司马迁:《史记》卷八,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344、348、389、390页。 (20)司马光:《资治通鉴》卷七,北京:中华书局1976年版,第255、261、262页。 (21)司马迁:《史记》卷六、八,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69、351页。 (22)司马光:《资治通鉴》卷七,北京:中华书局1976年版,第259页。 (23)白寿彝主编:《中国历史纲要》,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120页。 (24)司马迁:《史记》卷六,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39—240页。 (25)《二十五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87版,第1289页。 (26)陈寿:《三国志》卷五十七,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1326页。 (27)司马彪:《后汉书 .郡国志》,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版,第3488—3489页。 (28) 司马迁:《史记》卷八,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369页。班固:《汉书》卷二十八,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1543、1545、1546、1555页。 (29)班固:《汉书》卷一,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61页。按:子肥,即刘邦外妇曹氏所生子刘肥。 (30)司马光:《资治通鉴》卷十一,北京:中华书局1976年版,第368页。 (31)司马迁:《史记》卷九十五,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671页。 (32)司马迁:《史记》卷七、卷八、卷九十五,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304、356、2670页。 (33)班固:《汉书》卷一,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60—61页。 (34)司马迁:《史记》卷一百六,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821页。班固:《汉书》卷三十五,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1903页。 (35)班固:《汉书》卷二十八,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1590—1591页。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799432.html 学术交流网(www.annian.net)/网友文章专缉/2014年6月1日发布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