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浏览《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

[日期:2014-07-19] 来源:黄安年的博客  作者:黄安年 [字体: ]
浏览《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4年7月19日发布;学术交流网/学术图书提要/2014年7月19日发布 复旦大学图书馆编的《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2010年5月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共39000页。为 著名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之一,这套丛书还有《上海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保定市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全6册)》,《南京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全170册)》,《福建师范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套装全40册) (平装)》,《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全四十六册)》等。该馆葛健雄馆长称:“在研究中国人口史、移民史的过程中,方志是重要的史料来源。特别是在正史和全国性的史书中无法找到最低限度资料的情况下,查阅当地的方志是必不可少的,并且经常是唯一的来源。” 11日,笔者在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特藏阅览室浏览了《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照片22张选自该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目录 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全五十六册) 编著者: 复旦大学图书馆编 精 装 / 16 开/ 39000 页/ 千字 ISBN: 978-7-5013-4215-0 出版时间: 2010-05 第一册 【乾隆】房山縣志一卷 淸張世法纂修 北京市 淸乾隆四十一年刻本 【民國】熱河新志不分卷 武尙權纂 承德市/河北 民國三十二年重慶中國文化服务社鉛印本 【民國】内蒙古地理不分卷 許崇灝編 内蒙古自治區 民國二十六年鉛印本 【雍正】雲間志略不分卷 淸閩世倩纂 上海市 淸抄本 第二册 【康熙】上元縣志二十四卷 淸唐開陶纂修(1-10) 南京市/江苏 淸康熙六十年刻本 第三册 【康熙】上元縣志二十四卷 淸唐開陶纂修(11-18) 第四册 【康熙】上元縣志二十四卷 淸唐開陶纂修(19-24) [民國]吳地記佚文一卷 曹元忠輯 蘇州市 稿本 第五册 【雍正】安東縣志十七卷 淸余光祖修 淸孫超宗纂(1-8) 淮陰市 抄本 第六册 【雍正】安東縣志十七卷 淸余光祖修 淸孫超宗纂(9-17) 第七册 【嘉慶】儀徵縣續志十卷 淸顔希源、淸邵光鈐纂修 揚州市 稿本 【咸豐】靖江縣志稿十六卷 淸于作新修 淸潘泉纂(1-3) 泰州市 淸咸豐七年木活字本 第八册 【咸豐】靖江縣志稿十六卷 淸于作新修 淸潘泉纂(4-11) 第九册 【咸豐】靖江縣志稿十六卷 淸于作新修 淸潘泉纂(12-16) 【萬曆】新城縣志四卷 明溫朝祚修 明方廉纂(1) 杭州市/浙江 淸抄本 第十册 【萬曆】新城縣志四卷 明溫朝祚修 明方廉纂(3-4) 【民國】平湖縣續志十二卷 季新益、柯培鼎纂(1-7) 嘉興市 平湖葛氏傳樸堂抄本 第十一册【民國】平湖縣續志十二卷 季新益、柯培鼎纂(8-12) 【雍正】前朱里紀略不分卷 淸盛爌纂 嘉興市 淸抄本 淸湖小志八卷首一卷 淸張宗祿纂 淸張統鎬續纂 寧波市 稿本 【道光】滸山志八卷 淸高杲、淸沈煜纂(1-4) 寧波市 淸道光十一年木活字本 第十二册【道光】滸山志八卷 淸高杲、淸沈煜纂(5-8) 【康熙】浦江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毛文埜修 淸張一煒纂(1-6) 金華市 淸康熙十二年刻本 第十三册【康熙】浦江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毛文埜修 淸張一煒纂(7-10) 第十四册【康熙】浦江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毛文埜修 淸張一煒纂(11-12) 【康熙】義乌縣志二十卷 淸王廷曾纂修(1-4) 金華市 淸康熙三十一年刻本 第十五册【康熙】義乌縣志二十卷 淸王廷曾纂修(5-9) 第十六册【康熙】義乌縣志二十卷 淸王廷曾纂修(10-14) 第十七册【康熙】義乌縣志二十卷 淸王廷曾纂修(15-20) 第十八册【康熙】西安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陳鵬年修 淸徐之凱等纂(1-8) 衢州市 淸康熙三十八年刻本 第十九册【康熙】西安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陳鵬年修 淸徐之凱等纂(9-11上) 第二十册【康熙】西安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陳鵬年修 淸徐之凱等纂(11下-12) 【康熙】處州府志十二卷 淸劉廷璣纂修(1-10) 麗水市 淸康熙二十九年刻本 第二十一册 【康熙】處州府志十二卷 淸劉廷璣纂修(11-12) 【乾隆】亳州志十六卷 淸華度修 淸蔡必達纂(1-8) 亳州市/安徽 淸乾隆五年刻本 第二十二册 【乾隆】亳州志十六卷 淸華度修 淸蔡必達纂(9-16) 【光緒】來安縣鄉土志一卷 淸萬琅修 淸余培森纂 滁州市 淸光緒二十年修抄本 第二十三册 【康熙】臨淮縣志八卷 淸魏宗衡修 淸邢仕誠等纂 滁州市 淸康熙十一年刻本 第二十四册 【順治】穎州志二十卷 淸王天民等修 淸朱應升等纂 阜陽市 淸順治十一年刻本 第二十五册 【道光】壽州志三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淸朱士達修 淸喬載繇、淸湯若荀纂(1-15) 六安市 淸道光九年刻本 第二十六册 【道光】壽州志三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淸朱士達修 淸喬載繇、淸湯若荀纂(16-28) 第二十七册 【道光】壽州志三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淸朱士達修 淸喬載繇、淸湯若荀纂(29-36) 第二十八册 【康熙】魚臺縣志十八卷 淸馬得禎纂修(1-13) 濟寧市/山东 淸康熙三十年刻本 第二十九册 【康熙】魚臺縣志十八卷 淸馬得禎纂修(14-18) 第三十册 【順治】臨邑縣志十六卷 淸陳起鳳修 淸邢琮纂(1-16) 德州市 淸順治九年刻本 註:利用萬曆志、天啓志部分舊版增刻而成。 【康熙】寧陽縣志八卷首一卷 淸李溫皋纂修(1-2) 泰安市 淸康熙四十一年刻本 第三十一册 【康熙】寧陽縣志八卷首一卷 淸李溫皋纂修(3-8) 第三十二册 【順治】定陶縣志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淸趙國琳修 淸張彦士纂 菏澤市 淸顺治十二年刻本 【乾隆】高安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聶元善纂修(1-2) 宜春市/江西 淸乾隆十九年刻本 第三十三册 【乾隆】高安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聶元善纂修(3-7) 第三十四册 【乾隆】高安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聶元善纂修(8-10) 第三十五册 【乾隆】高安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聶元善纂修(11-12) 第三十六册 【道光】瀘溪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淸張澍纂修 撫州市 淸道光九年刻本 第三十七册 【乾隆】光州志十二卷 淸李訒等纂修 信陽市/河南 淸乾隆二十七年刻本 第三十八册 【康熙】漢陽府志十六卷首一卷 淸陳國儒修 淸李寧仲纂(1-2) 武漢市/湖北 淸康熙八年刻本 第三十九册 【康熙】漢陽府志十六卷首一卷 淸陳國儒修 淸李寧仲纂(3-6) 第四十册 【康熙】漢陽府志十六卷首一卷 淸陳國儒修 淸李寧仲纂(7-10) 第四十一册 【康熙】漢陽府志十六卷首一卷 淸陳國儒修 淸李寧仲纂(11-15) 第四十二册 【康熙】漢陽府志十六卷首一卷 淸陳國儒修 淸李寧仲纂(16) 【順治】襄陽府志三十四卷 淸趙兆麟纂修(1-11) 襄樊市 淸順治九年刻本 第四十三册 【順治】襄陽府志三十四卷 淸趙兆麟纂修(12-23) 第四十四册 【順治】襄陽府志三十四卷 淸趙兆麟纂修(24-34) 【嘉慶】臨武縣志四十七卷首一卷 淸鄒景文修 淸曹家玉纂(1-16) 郴州市/湖南 淸嘉慶二十二年刻本 第四十五册 【嘉慶】臨武縣志四十七卷首一卷 淸鄒景文修 淸曹家玉纂(17-40) 第四十六册 【嘉慶】臨武縣志四十七卷首一卷 淸鄒景文修 淸曹家玉纂(41-47) 【嘉慶】和平縣志八卷首一卷 淸羅天桂修 淸徐延翰纂(卷首-卷1) 河源市/广东 淸嘉慶二十四年刻本 第四十七册 【嘉慶】和平縣志八卷首一卷 淸羅天桂修 淸徐延翰纂(卷2-卷8) 第四十八册 【萬曆】新會縣志七卷 明王命璿修 明黄淳纂(1-3) 江門市 明萬曆三十七年刻淸順治修補本 第四十九册 【萬曆】新會縣志七卷 明王命璿修 明黄淳纂(4-7) 第五十册 【嘉慶】内江縣志五十四卷 淸顧文曜修 淸羅文黻纂(1-38) 内江市/四川 稿本 第五十一册 【嘉慶】内江縣志五十四卷 淸顧文曜修 淸羅文黻纂(36-54) 第五十二册 【乾隆】永昌府志二十六卷首一卷 淸宣世濤纂修(1-24) 保山市/云南 淸乾隆五十年刻本 第五十三册 【乾隆】永昌府志二十六卷首一卷 淸宣世濤纂修(25-26) 【乾隆】滇黔志略三十卷 淸謝聖綸纂(1-3) 雲南/贵州 淸乾隆二十八年刻本 第五十四册 【乾隆】滇黔志略三十卷 淸謝聖綸纂(4-17) 第五十五册 【乾隆】滇黔志略三十卷 淸謝聖綸纂(18-28) 第五十六册 【乾隆】滇黔志略三十卷 淸謝聖綸纂(29-30) 【乾隆】太平府志稿六卷 淸李聖年纂修 崇左市/广西 抄本 【乾隆】伊江匯覽不分卷 淸珞琫額纂 伊犂哈薩克自治州 抄本 【咸豐】保安縣志八卷 淸彭瑞麟修 淸武東旭纂 延安市/陕西 抄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5826b6010182n0.html (****************************8 写在《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出版之际 2010-05-0413:37:57 写在《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出版之际 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 我第一次得知方志很有价值是在读中学时,那时看到一篇介绍中国方志的文章,在说了方志如何有用后,又提到日本在侵略中国前曾派人大量收集中国的方志,因此将中国的底细了解得一清二楚。当时真想马上找一部方志来看看,究竟里面记载了什么内容。另一方面,心中也不无疑惑:要是方志中真有那么多秘密,为什么不藏起来?日本人能利用,为什么我们自己反而不利用呢? 直到我成为历史地理专业的研究生,师从先师季龙(谭其骧)先生后,才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方志,并将方志中的材料运用于研究,原来的神秘感也随之消失。1981年7月我随先师去太原参加中国地方史志协会成立大会,先师在会上作了一次学术报告,着重谈了地方史与地方志的区别,比较全面阐述了方志的价值。1982年先师在成都拜访任乃强先生,我随侍在侧。任先生谈到他被武警黄金部队聘为顾问,除了因为他有在西康地区的亲身经历外,还得益于他熟悉各种方志,而这些方志中有不少有关金矿的记载。这更使我加深了方志是一个地方百科全书的概念。 此后的二十多年间,特别是在研究中国人口史、移民史的过程中,方志是重要的史料来源。特别是在正史和全国性的史书中无法找到最低限度资料的情况下,查阅当地的方志是必不可少的,并且经常是唯一的来源。任乃强先生可以通过方志发现找金矿的线索,而要了解中国的过去,方志这种地方百科全书本身就是最宝贵的金矿。 在使用方志的过程中,我也深感查阅一些珍稀方志的困难。在翻译何炳棣《1368-1953年中国人口研究》一书时,对于何先生原书中引用的方志照例要根据原文核对抄录,但他在美国使用的大多是缩微胶卷,原书却散见于国内各处,有的在上海没有收藏。1987年时连复印都相当困难,更没有文献传递的服务,为了那么几句话只能到外地查原书。有的还因属善本,或者收藏单位有意刁难,始终无法见到。 正因为如此,我所在的研究所曾不惜巨资,全套购买了台湾影印的方志丛刊和其他各种方志丛刊。但在使用中发现,总有一些珍稀方志被有意或无意地遗漏。影印的质量也实在无法恭维,有时原书缺了几页,或者某页缺了一半,甚至某地页被折了一个角而遮去一些字,都照印不误,不作任何弥补或加工。近年来更有一些大部头的丛书或丛刊,售价动辄数千上万,其中十之八九都是常见书籍或史料,只有一二成是珍稀方志、手稿或未刊资料。拿到这样的订单,作为图书馆馆长和研究人员,我左右为难。买吧,就那几种珍稀资料而言简直是天价,买来的大量复本连放的地方都没有。要不买吧,又如何满足读者和同仁的需要?也有悖于“一流”的目标。 近年来数字化技术飞速发展,网络日新月异,大量纸本图书为数据库和网络资源所取代,并且在日益增加。但根据我的经验,珍稀书籍的影印出版还有其必要。因为这些书的读者相当有限,一般公共图书馆也未必收藏,商业性的数据库往往不愿收录。有些数据库为了便于检索,不采用扫描图象,却因准确性没有保证,不为专业研究人员所信用。 复旦大学图书馆经过近百年几代人的努力,特别是古籍部同仁长期的收集、保护和研究,已拥有四万余种古籍(其中善本七千余种),方志館藏两千余种(其中善本二百一十种)。这些善本、珍稀古籍是不可再生的文物,应该妥善保管。但这些书籍的内容、所包含的信息应该尽可能广泛、便捷地被运用,才能发挥它们应有的作用。此次四十一种《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详见提要)影印出版,对于馆藏善本方志的保护、普及与利用,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全五十六册) http://www.douban.com/note/70000027/?type=like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812912.html 学术交流网(www.annian.net)/学术图书提要/2014年7月19日发布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